一口水井

[欲沐]直播拆礼物!

切记:肯定是不可能的,大家不要信。结尾有蓝a。

沐:大家上午好吖
【沐木提前开播了!】
【上午好吖!沐木!】
【好开心,可以当现场怪了!】

沐:之前网易的那次线下活动收到了很多粉丝送的礼物,我来直播拆礼物啦。说不定会有你的哟!
【是那次传话游戏的活动吗?】
【我有送!专门去现场看沐木了!】
【哦哦,是欲沐女孩过年那次!】
【楼上醒醒,我们欲沐女孩哪天不在过年?】
沐:是传话游戏那一次,那次堂哥差点被群殴。当然,胖子是挺高兴的。
【奈文:好不容易抽到张简单的。(碎碎念)】
【胖子:爱丽!爱丽!爱丽!♥】
【Alex:哎呀,你烦死啦!//////】
【为什么大家都能发语音?】

沐:好了不说那么多了我们还是拆礼物吧!让我看看第一个。
(沐木拿出了一个很大的盒子,他用小刀划开胶布。是很多猫猫的玩具)
【是给小淋哒!】
【哇,这么多肯定好贵呀。】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有钱?!哭了哭了】

沐:哦,有个小字条写着什么呢?小沐木世界第一可爱,啊超开心。
【醒醒沐木那上面写的是小淋第一可爱】
【假装粉沐木其实我喜欢的是小淋。】
【哇,魔鬼!】

沐:我们还是看下一个吧。
【试图化解尴尬。】
【明明沐木也超可爱呀!】
沐:诶,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呀?好像是书诶!
盒子装着一本不厚又不薄的书,上面画着沐木抱着枕头敞着衬衫还羞涩的坐在椅子上,半张脸埋在大大的枕头里。
沐:妈耶,好se情,我们不看了。
【啊超想看!读一下里面的内容吧!】
【我怀疑里面是限制级的东西】
【那读一下前言吧!】

沐:我还是读前言吧。
  "沐木,这是我写第一本本子!封面是专门找大佬画的!(天呐,画的这么社情。)我超级喜欢你的!我喜欢你好久好久了!一定要和欲为好好的呀!(其实我有点儿好奇为什么你喜欢我好久了,要和欲为好好的吖…)"
【是!欲沐女孩!】
【好像大概猜到里面是什么了。】
【快接着读!】
【只有我注意到这么多感叹号吗?】

沐:这本书只印了一本专门应给沐木你的,也希望你会喜欢。
然后是第二页…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沐:欲沐R18同人文……好的,我们看下一样。
【你莫要回避现实。】
【请务必发给我一本!为什么只给沐木呀!5555】
【沐木!那个盒子的夹层里好像还有点东西!】

沐:啊?还有东西吗?我拆开看看。
然后掉出了几包很像套套的东西…
沐:(相当冷静)这里面应该装的是湿纸巾。
【但这个形状好像不是很像哦】
【这里面的东西好像还有点圆】
【哇哦~不简单,谁送的呢?】

沐:那、那这里面装的应该是糖!
【开始慌张。】
【拆开看看不就知道啦。】
【求沐木拆开看看!】

沐:里面装的绝对是糖我拆开吃了给你们看看。
然后沐木撕开包装,里面装的好像真的是…
【沐木你还吃♂吗?】
【所以到底是谁送的!这么优秀!】
【哇,这糖好像很美味很可口】

沐:吃什么吃啊!套套怎么吃啊!不吃了不吃了!
【你平时不是挺骚的吗?怎么又害羞啦?】
【肯定会害羞啊,毕竟收到了这种东西。】
【为什么不能吃?欲为过来不就能吃了?】
【都珍惜直播间!把欲为叫过来的还行。】

沐(我赶紧拆下一个。)怎么你们送的东西都???我的女粉们怎么都这样。
【其实你的女粉主要是妈妈粉。】
【我们都是欲沐女孩呀!】

沐:我的天呐!这个送的是女装吗?!
【终于等到了!我就知道有女装!】
【果然有人送女装!】
【女仆装好评!】
【下次穿这个直播吧!】
【对对对,上次那个园丁都不算女装!】
【吊带黑丝诶~】
【还有蝴蝶结,这布料是良心商家唉。】
【我在网上看到过这个猫耳女仆装!这个超贵的!】
【我也看到过这个!这个真的超贵!妹子有钱呐!】
【一定要看沐木穿!】
【人沐木要穿给老欲为看呐!】
【穿给欲为看可还行!】
【穿去勾引欲为!】
【刷屏了!刷屏了!】
【每次视频出现女装,弹幕都会很多的。】

沐:我有点没有接着拆下去的勇气了…
【沐木的小脸儿一定通红!】
【接着拆下去可能就是情♥趣♥用♥品♥了。】

沐:等下我出去接个电话!
【哎呀,走了】
【其实我刚才看到欲为好像送礼物了,但我没敢说。】
【我刚才好像也看到了…欲为一定在窥屏!】
【还悄咪咪的刷礼物】
【有♂趣。】

沐:我…回来了…
【好快呀!是有什么事吗?】
【我有一点点预感,这个电话可能…】

沐:是,是欲为打过来的,他说他要坐飞机来我家,他还说要看我穿那件衣服,叫我洗干净在床上等着…(越说越小声。)我都没发现他在窥屏!(超级大声!)
【其实我们好多人都发现了。】
【只是没敢说…】
【坐飞机的话可能晚上就到了。】
【晚上!真是有♂趣。】
【不用睡觉了,不用睡觉了。】
【明天看不到直播了,超难过!但知道了沐木要和欲为……超开心的!】

沐:下播了,溜了。我还得想想晚上怎么办呢!

蓝胖子:上次活动受到了很多哆啦A梦…爱丽,你收到了什么?
Alex:是大家做的各种各样的小星星。








(和女装,我说了胖子肯定要我穿给他看,怎么可能穿给他看!哼!)

女装真是个好东西呀!

[欲沐/蓝a]传话游戏

  第五官方做了一次线下活动,好多主播都被邀请来了,还做了很多的游戏,当然最有意思的就是传话游戏了
  这个游戏呢,比较简单,传话的人不能说一样的话, 只可以转述较为相近的话,但如果意思表达错误,那么基本上就输了。
(欲沐)
题目:沐木被一个妹子抱了
游戏:呃,这张纸条是谁写的?这个题让我很为难啊…沐木和他的女粉…亲密接触了…
死神:亲密接触是个什么玩意儿???
游戏:我怎么知道,就这么传吧…
死神:那…沐木可能被他的女粉性骚扰了。
难寻:这么严重?!沐木怕是被他的女粉袭胸了!
猫子:别说那么多了,欲为你又绿了!
欲为:说啥呢,啥玩意儿我又绿了!
然后欲为看向了最后一位的沐木。
欲为:沐木…我感觉我很生气啊
沐木:啊!请问我是被女生抱了吗?
游戏:不错呀,第一把就赢了。
沐木是怎么猜到的?
【因为半年前和欲为刚交往的那段时间,有一位很以前的学妹抱了他,而欲为又恰巧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欲为是怎么知道的呢?
【欲为:啥玩意儿?我不知道啊!】

(蓝a)
题目:神经病
奈文:抽的好像还蛮简单的,嗯…这是骂人用的,也是一种疾病
微笑:神经病?可能是的吧。
微笑:啊…有一家专治这病的医院,然后医院里的人…都是疯子,差不多是这样。
堂哥:疯子啊…我可能大概差不多是知道了。
堂哥:让胖子给爱丽表白,我们可能就稳了。
迷茫:啊?行吧…(为什么前面几个人都稳如老狗,而我这么迷茫)
迷茫: 胖子你跟爱丽讲你喜欢他。
蓝胖子:多尴尬呀,何况人家还是直男,你说要是他讨厌我怎么办!
迷茫:你TM不是还是喜欢他吗?!为了赢就牺牲下,到时候和爱丽解释也行啊。
蓝胖子:那…行吧!
蓝胖子:爱丽,我喜欢你!
Alex:咳,我、我也是…(低头害羞)
蓝胖子:真的吗?!果然还是最喜欢爱丽了!
【堂哥:剧情发展的好像不太对!爱丽不应该骂胖子是神经病吗!?】
【观战的雨泽:呵。】

醋明明超好吃啊!

博士喜欢吃醋,真的那种醋啊!因为博士的味觉似乎不是特别灵敏,但又不喜欢吃辣的,也不喜欢吃甜的,就特别喜欢吃那种酸的要死的。
狐白不知道,他就觉得博士生气了。他吃醋了,他难受,然后他折磨自己,天呐,太可怕啦!李白想都不敢想,但她又忍不住往下想。
就是那次,扁鹊说要去吃点什么东西,然后点了一盘炒粉干,然后扁鹊尝了一口,他说没什么味道,然后他拿了一瓶刚开盖的醋,满满一瓶的那种。想了想,倒了半瓶进去。那味道,可齁了。
李白,就坐他对面,看他倒了大半瓶醋进去。目瞪口呆,膛目结舌,他的大脑迅速地运作着。反复思考最近做了什么?让他马上就想到了什么。应该是他那个远房亲戚那个叫妲己的小狐狸让他的博士误会了。想到这里狐白的心绞一阵抽痛。
博士:其实我根本不认识。
“博士,你是不是生气了?其实那个是我的远房表妹,你知道的吧,我不是本地狐。啊呸,什么本地狐。扁鹊就是误会啦,误会什么呢?啊,误会什么呢…”
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狐白,看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半个字。然后继续吃。
“如果你觉得呛,你可以坐旁边一点。”
“不会、没有、哪里的事…”
他越看越心疼,不就吃点醋吗?啊,他吃醋啦!( •̥́ ˍ •̀ू )
走在路上,也有一股很浓重的醋味。
回到家,气味也没消。
反倒是手机上,突然多了不少“挚友般关怀”的消息,
至尊宝:“遭报应了吧,遭报应了吧。:”
绝代智谋:“你们吵架了吗?为什么我走在扁鹊旁边十二米的距离之外,都能闻见浓重的醋味呢。别说,这还挺真实。”
您可算的真清楚啊,而且那的确是真的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ω•̥̥̥` )


还有一篇我还可以再苟一下。
下个月我不大可能会更新了,反正也没人看

吵架什么都是难免的吧!

狐白:“你们可能都不知道,其实和博士吵架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至尊宝:“他很凶吗?看不出来呀,就是感觉太冷漠了点儿。”
狐白:“主要是因为他的脸。”
至尊宝:“你是指嘴上缝的线吗?”
狐白:“那倒不是。”
至尊宝:“?”
狐白:“其实是因为鹊他长得太可爱了完全生气不起来!”羞涩到捂脸
至尊宝:“我猴三棒今天就要用三棒了结了你。”



其实我是一个月一更,然后每个月都会更。主要是因为在学校想的梗一般都记不起来。回家也没法写下来
这个月突然就把脑洞给记在本子上了,可能还有几更,我感觉可以写个长篇,那可能今年都写不完。。。

520和250

“小医生,我们来玩游戏吧!”
“你是不是脑壳有坑…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样的。”
“那我们就玩三盘石头剪刀布吧!”
“其实你根本没听我讲话吧。”
“石头,剪刀…”
“布!”
李白出布,扁鹊出剪刀。
“哎呀,我输了。。。再来再来!”
然后李白出了剪刀,扁鹊出了布。
“赢了!我赢啦”
“快点儿还玩不玩了,我还要工作呢,最后一盘,玩完快走。”
“噫呜呜噫。。。”
很巧,这次两方都出了石头。
“平局,那就再来一盘吧”李白说
“不要,三盘了,你得走啦”
“好吧…”
后来李白每天都会找扁鹊去,石头剪刀布。
每次的结果都是你赢一场我赢一场,然后再平一场
这似乎有什么规律?又或是巧过头了。
但是每天都这样,直到扁鹊去问李白
“你怎么每天都来找我石头剪刀布,你不嫌烦吗?”
“和小医生在一起怎么会烦呢。”
“我老感觉你出的好像都有点规律。”
这可说到点子上了,李白低下头酝酿了一会儿,然后又抬起头,伸出手。
“我爱你哦,小医生”他先是伸出五根手指,又伸出两根手指,最后握成拳头。
李白的脸上有些通红,有些羞涩。
“小医生,我心悦你呀。”他的笑容渐渐绽放,像个太阳,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这我都要瞎了”扁鹊想到这里,但又有不自觉的惭愧。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起来小医生,你每次都能和我。赢一场输一场再平一场,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没有没有,那只是我的习惯罢了。我也挺喜欢你的。”
“真的吗?”
“对!”
然后他们的友谊上升到了一个新的档次。
扁鹊最终也没有告诉李白,他一直觉得跟他玩石头剪刀布的李白跟个250一样。

学中医可不只是用来把脉的

写着玩er

"小医生,小医生!你知道吗?我为了离你更近,专门去找鬼谷子学了点中医,虽然只是皮毛,但我觉得我已经可以把脉了!"李白今天也是又乐呵呵的跑来找扁鹊。

"其实我觉得把脉,已经不只是皮毛了。。。算了你开心就好。"扁鹊并不想理会李白的无理取闹。

"让我试试嘛~让我试试嘛~"说罢李白于是硬把扁鹊的手拉了过来

扁鹊:不爽jpg

李白假装很专业的掂量着。"小医生,你好像有喜啊!"
李白表示很震惊!

鬼谷子怎么会教你这种东西。。。

"你太可恶了,扁鹊这个负心汉!竟然背着我,怀上了别人的孩子!这还有天理吗?!亏我那么爱你,那么心疼你、你却就这样辜负我!呜呜…"李白擦拭着自己的泪水。的确挺难过的。

嗯…看似。

说真的,奥斯卡可能欠你个小金人。扁鹊慢慢的等李白哭完。

这傻逼竟然还没停。而且越说越起劲,越说越起劲。

他怕不是有什么毛病。

明扁鹊忍无可忍一把他踹到地上

"智障!不就是你的吗!"

















什么小医生,你刚在说什么?!你你你在说一遍!我我我我好像没有听清!你再说一遍。小医生我爱你!














一天一个苹果(短篇)

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

一天一个苹果医生远离我,这是很多人都听过的名言。

当李白看到这句话时,他刚好在啃一个苹果。又是健康类的广告,李白这样想着,等等医生!!!!!

“我记得鹊鹊好像是医生来着...一天一个苹果,医生远离我,那么就说明如果我吃苹果,鹊鹊他就不会理我了!而且还会离我远远的,不会再愿意见我!”

“难道说鹊鹊之所以出差就是问我吃了苹果吗?!”李白马上吐出了嘴中的苹果,看着身旁那一袋苹果。

“你这破坏老子爱情的玩意儿!!老子打死你!!”
说着就把苹果全扔了出去。

几天后扁鹊是真的回家了。李白看着久别重逢的表情,瞬间一个熊抱扑了上去。“鹊!我爱你,你可千万别离开我。”李白带着哭腔,重复这句话。

扁鹊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他也抱着李白回答道:“好。”

又过了许久。

李白躺在床上,洁白的床单一尘不染。窗外的风吹了进来,但他脸色苍白,毫无生命,该有的活力。清瘦而俊美的脸上,也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他曾是个乐观而开朗的人啊。
“小医生。”
“我在。”
“我也许不能再陪你了。”李白的脸上露出了憔悴的神情。干巴巴的嘴唇,说起话来也十分沙哑。显得十分不知所措。“鹊儿我该怎么办?”

“哦,你是口腔溃疡还是吃点苹果就好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我不吃苹果。”还有双手捂着脸,十分的排斥。
“哎,随便你。”扁鹊十分不耐烦,想走了。
李白急忙拉住彼此的手,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扁鹊一惊,吓得连连退后,“你干什么!”脸上不自觉的染上了红色。
“这样我就好啦。”李白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end